首页 > 风云时讯

先签协议后筹划习特会算是特朗普的一种让步
2019-11-19 03:52:03

11月16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进行了通话,谈到了第一阶段协议的核心关切。中方说,这次通话是“建设性”的,双方还将继续保持密切交流。而就在中美此次通话前1天,也就是11月15日,特朗普政府传出,美中可能先由在部长层面签署第一阶段协议,然后在择机举行元首会晤和签字仪式。

2019年11月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肯塔基州出席政治集会。他需要一份贸易协议向选民交代。(AP) 1/5 2019年4月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双边会议。图为特朗普与习近平会谈结束后在庄园里散步。2019年11月,特朗普希望和习近平尽早会晤并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Reuters) 2/5 2019年3月3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就贸易行政令发表讲话。右二为参与行政令起草的贸易顾问纳瓦罗。(AFP) 3/5 2019年10月10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努钦开始新一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新华社) 4/5 2019年10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到访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莱特希泽等人态度更多地转向积极和务实。(AP) 5/5
上一张 下一张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11月15日接受福克斯商业新闻(Fox Business)采访时提到,美中达成贸易协议的可能性“非常高”,重要的是细节的敲定以及确保该协议符合美国预期,尤其要确保中国致力于兑现购买400亿至500亿美元美国农产品等承诺。11月14日,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也提到,美中第一阶段贸易谈判虽未结束,但已进入最后阶段。11月15日,库德洛对记者又提到,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先由两国部长签署,之后再由两国元首举行一次签署仪式。

中美在副部级或部长级层面先达成文本协议,习特会之后择机举行。这是双方开启第一阶段协议以来一直存在的一个选项。这样的选项主要目的还是为了缓解彼此经贸紧张关系,避免贸易战升级。

双方部长签署协议后,有利于彼此兑现取消部分关税的承诺,也可以让美国取消在12月中旬加征新关税的计划。2019年12月,在美国国内进口商的请求下,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免除2019年7月首次设定的25%的关税。这些商品的关税豁免将于今年12月28日到期。这一豁免期是否延长,也取决于协议文本能否达成。

换句话说,双方筹备习特会的工作进展不是很顺利,短期内很难取得共识。对于中国而言,和美国协调习特会的时间和地点之难度,一点也不亚于彼此的贸易谈判。应该说,习特会地点和时间的选择也是贸易谈判的一部分,因为它牵涉双方是否或如何取消已经加征的关税。尤其是美国,对中国能够兑现承诺一直存在疑虑。

10月11日特朗普和刘鹤会面谈及最多的话题就是农业购买协议。(VCG)

对于美国而言,特朗普政府非常重视“签字仪式”,因为这对于面临选举压力的特朗普来说,就是一种“政治秀”。但中国不需要这种政治秀,而是要求美国同步等比取消已经加征的关税。对此,库德洛11月7日曾确认和中方达成这种让步的共识。但之后便被鹰派否认。 11月15日,库德洛改口说,特朗普总统尚未准备好签署协议,尚未同意就第一阶段协议做出何种承诺。

与此同时,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还临时加码,要求中国做出更多让步,甚至不惜将一些本该在第一阶段协议签署后再讨论的问题拿出来施压中方。

但美国转向先签协议、再举办元首会晤,也算是一种让步。中国答应签署协议,其中必然包含美国同步等比取消关税的要求。关税共识无法达成,协议就无法签署,更别谈筹划元首签署仪式。只有双方部级层面先签署协议,并就削减关税达成共识,才会更容易促成元首峰会。

另外,美国面临的经济下行压力,也在促使特朗普政府尽早同中国签订阶段性贸易协议。



Copyright (c)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依据国家《互联网管理规定》,本网站禁止发布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内容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